搜索

导航

起亚kx3汽车

揭秘各国战犬:反坦克狗曾令德军色变[组图]

 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日前刊发《战犬之年》(Year of the War Dog)文章指出,军犬参战的历史悠久,涉及范围广泛。由于战犬在战争前线拥有自己的营地,普通人很难发现它们的存在。各国战犬的任务是:在莫斯科火车站巡逻;在阿富汗阻止叛乱武装的袭击;在加沙西岸守卫边界;保卫伊朗总统内贾德的安全。战犬对许多全球精英人士来说,正变得越来越必不可少。它们探测炸弹,攻击敌人,拯救生命。

  2008年,孟买遭到之后,印度国内对嗅弹犬的需求剧增,以至于供不应求。据华盛顿邮报报道,在发生之前,印度军队最初在动荡的克什米尔与旁遮普地区使用过战犬。“但随着反叛武装和将目标扩展到整个印度,军犬也同时被部署到繁荣都市的购物中心、加油站、豪华饭店和其他公共场所。”

  以色列精英军犬特种部队Oketz(希伯来语为“毒刺”的意思)尤其不容小觑。以国防军主要用三个品种比利时、德国与荷兰的牧羊犬所有的犬只都有良好的声誉。它们受过高级训练,是无情、残暴的攻击者。战犬训练项目在多年秘密操作之后于1980年最终被曝光,但其中的许多训练细节仍属于高度机密。一位Oketz指挥官告诉以色列媒体(Haaretz):“我们的战犬知道区分平民与。它们是怎么做到的?这是我们的秘密。”

  去年12月,有报道说,中国共有约1万只军队工作犬,用于维和、搜索、拯救行动及边境巡逻。中国官方于1951年启动“军队工作犬”项目,1960年代被中断,之后于1991年再次启动。现在,北京拥有自己的军犬训练中心和繁育项目。据官方媒体报道,“在过去五年,中国军队工作犬已经协助破案数百起,它们在军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。在许多方面,现代技术或人的努力都很难代替战犬。”

  澳大利亚最著名的军犬是萨比(Sarbi)。它的镜头感很好,是拉布拉多与纽芬兰犬的混种。2008年,在阿富汗的一次战争中,领犬员负伤,萨比走失。随后,它被确定为“失踪犬”。但14个月后,一名美军士兵发现了它。萨比最终“安全回家”。

  在1945年出版的《战争中的狗》一书中,劳维尔·托马斯(Lowell Thomas)写道,“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战犬比俄罗斯(苏联)的更引人注目。”红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,就已经训练了5万只战犬,主要用于边境巡逻。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  在法国,它们被誉为“战争之犬”。一个战犬编队需服务于三方面:陆军、空军和海军。据法国军方表示,战犬训练项目包括执行基本的使命,训练“人犬二人组不可分割地为所有军事单位提供专业支持”。每年,营地将增加大约250只新犬。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在战犬历史上,俄罗斯因为训练反坦克战犬(基本上就是“自杀式狗弹”)而臭名昭著。这些犬只一直处于饥饿状态,然后被训练去坦克底下寻找食物。当它们被派去攻击敌方坦克时,身上绑上了炸药或手榴弹,可谓“一去不复返”。“德国军队一听见狗叫,立刻被吓得面无人色,慌乱地逃回自己的阵地。”托马斯写道。

  据澳大利亚空军称,从1943年开始,澳大利亚就开始使用战犬。当时,它们被训练成“残酷的警卫犬”,以保护飞机航行。如今,澳洲战犬在国内外广泛执行使命,主要是两个品种:德国牧羊犬与比利时马里努阿犬。空军有自己的战犬繁育计划,但经常也从私人那里购买犬只,甚至还接受过捐赠。但澳洲军方可能已经发现了一个新方法,通过克隆技术来增加军犬数量。据澳洲《星期日先驱报》报道,第一只克隆犬最早将于2013年“诞生”。

  新华网北京6月2日电(记者 董晓)仅仅在一年之前,全世界才第一次听说了一只名叫Cairo的战犬。它跟随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小队袭击了本·拉丹的住所并立下大功。这一新闻造成了轰动效应。而实际上,Cairo可能只是全球最著名的战犬,远非“孤独斗士”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最近关于法国战犬的新闻是菲塔斯(Fitas)的死亡。菲塔斯(Fitas)是一只比利时马里努阿犬,在阿富汗战争中成为战犬英雄而声名远播。2011年4月12日,它警觉地发现了袭击者,警告法国军队离开危险之地,从而避免遭遇伏击。但不幸的是,它被抓捕并囚禁。数个月之后,2011年8月,菲塔斯(Fitas)重新归来。据法国军队的“脸谱”网页显示,菲塔斯(Fitas)于今年4月17日死于疾病。

  2010年,伊朗完全禁止民众收养犬类。大阿亚图拉纳赛尔·马卡雷姆·设拉子(Grand Ayatollah Naser Makarem Shirazi)说,“与狗友好是对西方盲目的模仿”。虽然他承认可兰经并没有完全禁止收养这类宠物,但还是表示,“在伊斯兰教,有很多说法认为狗是不干净的。”但是,伊朗的实用主义可能在这场试图摧毁西方影响力的战争中获胜。1999年,在法国捐赠了五只军犬用于承担边界巡逻的任务时,伊朗牧师做出裁决,允许使用缉毒犬。随着邻国阿富汗的鸦片产量剧增,伊朗的军犬数量也增加到100只左右。从2010年3月至2011年3月一年间,有33吨毒品被缉毒犬侦察出来并缴获。

  Oketz战犬的行动也曾经引发争议。3月,一只巡逻犬攻击了参加西岸的一名巴勒斯坦抗议者。据以色列媒体Haaretz报道,该男子就受了点“轻伤”。

  也许在阿富汗发生的最令人感动的战犬故事是利亚姆·塔斯克(Cpl. Liam Tasker)与他的名为西奥(Theo)的狗。2011年,利亚姆·塔斯克(Liam Tasker)遭遇狙击手袭击,中弹身亡。战犬西奥(Theo)灵活逃过,竟未受伤,但几小时后也神秘地死去。具体死因难以确定,有些人猜测,可能是二者之间的情感纽带过于紧密,以至于战犬伤心地死去。

  尽管数量不多,但这些犬只在印度受到高度的关注。正如副督察迪格维杰·辛(Digvijay Singh)所说,“这些军犬很爱国,它们比人还好,因为从来不会受贿。”

  以色列国防军对领犬员的招募条件非常苛刻。光选拨赛部分就持续三天,竞争相当惨烈。一名成功过关的领犬员表示,“220名士兵参与选拨,最后只有30人通过。”培训阶段将持续最多17个月,涉及初级与高级的步兵指令。领犬员与战犬需学会与军队的每个分队配合作战,训练项目包括跳伞、城市战与反恐等各个方面。

  2011年,英军在阿富汗的巴斯申营地驻有70只战犬,多数是拉布拉多与西班牙猎犬。但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,“一些最好的战犬是杂交繁育的”,而且“大约三分之一来自私人家庭”。当战犬不参与巡逻时,就被关在装有空调的狗舍里,狗舍的电力设备完全独立。战犬甚至拥有营地唯一的游泳池。足球明星贝克汉姆赴阿富汗时,曾特意前往参观。

  孟买袭击两年后,印度对军犬的需求获得了满足。据华盛顿邮报报道,2010年,“新德里的警察局已经拥有32只嗅探犬,又预定了50只。自2008年以来,大型机场的嗅探犬数量至少增加了50%。”

  英国皇家兽医部队从1942年开始征募战犬,到2010年春,建立了第一个军事战犬编队。这一新编队由284名军官士兵与大约200只战犬组成。据英国军方透露,这些战犬已经在阿富汗、波斯尼亚、伊拉克、科索沃、北爱尔兰执行过任务。

  即使伊朗总统内贾德也在安全部队里部署昂贵的炸弹探测犬。这一举动也招致了不少非议。由于这些来自于德国的战犬花了15万美元,引发了伊朗国内的批评声浪。一个持强硬路线的网站称,这些战犬的存在与伊朗总统“简单生活、寻求公正、反对奢华”的领导人形象相悖。

  最初,犬仅被视为一种宠物,之后逐渐承担重要的任务。中国拥有犬只历史长久,而且故事有点复杂。近几年,中国国内的犬只数量增长迅速,战犬的数量也随之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开始膨胀。

  对于现代军犬,俄罗斯已经更加人道,技术上也更先进。2011年1月,莫斯科科多莫杰多沃(Domodedovo)机场遭到爆炸袭击后,当时的总统梅德韦杰夫指示给军队配备更多的遥控嗅探犬,以协助粉碎的袭击。

返回列表
电话 短信 地图